时间可以让过去被忘记,这世上只得一个你
分类:娱乐新闻

       vesper是黄昏的意思,雾霭沉沉,暮色晦暗。邦德第一次便说这不是个好名字。vesper毫不在意,只是侧过脸勾勾嘴角,然后用浅绿色的眼睛继续看他。
       是不是好名字无所谓,人的命运都是决定好的,邦德告诉vesper,赌局中最后赢的人,手里的牌未必是好牌,就像是出色的人,最后未必会有好的结局。
       
       按理说,哪里会有天生的风流呢,从来看不懂邦德,觉得好没劲,一个一个美女换过去,尝尝就够了,这样的人生也够无趣的了。
       后来才明白,真的没有人会天生如此,一开始,刚刚成为00开头的探员,他也是一腔热情准备游戏人间,后来发现了表情总是恹恹的vesper,嘴上说“你不是我的选择”,vesper问“是太聪明了?”他说“是因为你单身。”
       后来因为vesper死了,孜孜不倦的追查下去,为她报了仇,还要追出前男友的下落,vesper都已经死了,却还要为她的感情探个究竟。M女士说“没有人会对爱人的死无动于衷”,邦德却表现的满不在乎,兜了一大圈,仍旧要为vesper问个明白。
       他也以为自己被骗了,身为007的邦德居然被人骗的这么惨,骗了他的人还骗他的钱,后来M夫人告诉他“你以为你怎么活下来的?是她用钱换了你的命。”
       邦德会不会怀疑,vesper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
       肯定是爱过的,一个无恶不作的特工,用自己的名字做银行的密码,说要为自己辞职,两个人去周游世界,虽然他自负又意气用事,但是已经做到了这里,vesper也只能镇静的输完密码在一旁捂着嘴默默流眼泪,直至最后事情败露,实在无法面对选择死亡。
       既对不起前男友,又坑了现男友,刚刚炙热动人的爱情,因为阴谋不得不终结。
       如果她不死,邦德会不会原谅她?
       一定是会原谅的,可惜她死了,于是后来邦德见一个姑娘亲一个,亲一个死一个,他再也没爱过谁。邦德甚至可以骄傲的说“我爱过的姑娘,都死了。”
       他肯定是一直爱着vesper的,她一出场,黑漆漆阴森森的西装裹着,坐在桌对面说“我就是这笔钱”,邦德便夸她“恩,这笔银子亮闪闪的。”被夸赞貌美身材好时会勃然大怒,会自作主张的选好品位非凡的礼服,光芒四射的出现在赌局上,邦德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不转,调了一杯绝好的马丁尼要以她的名字命名。
        
       这么多部007里只觉得这部最好,当然是爱情谈得最好,它为邦德之前那么多部里面装作游戏人间的风流子给了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被最爱的女人欺骗,并且她已死,看来爱情不过如此,这么伤人,谁还会继续爱别人呢?
        身着红衣的vesper穿梭在威尼斯的街头,她匆匆而过,听说导演为了确保邦德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红裙的vesper,检查了所有街头的游客行人,不许有一人身上出现红色。
        有一幕,vesper开着快艇嘴角带着笑意,也不知这个时候她知不知道已经是与爱人共度的最后时光,有多少人会有这种“最后一次旅行”的体验呢,爱还在,人却就快散了,不知她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情走在威尼斯的街头的。
       如果知道这是最后一刻,会不会更加珍惜而多看几眼多亲几下呢?
       谁也别说埋怨谁,vesper如果不爱邦德,何必要用那些钱去买他一条命,最后还搭上自己一条命。邦德也不要怨vesper骗了自己,何必说骗,不过是她知自己将死却没有告诉你而已,毕竟她已经摘下了阿尔及利亚相思结,告别了过去,只不过是时运不济,在准备好迎接新的生活时,却到了最后的时刻。
       
       电影里最温情的配乐在威尼斯,两个人醒来,vesper穿上红裙,邦德发现她没有戴上那条自她出场便时时刻刻缠绕在脖颈上的项链。
       “是啊,时间到了。”
       “时间已经足够走出来了。”
       “让你意识到过去是可以忘记的。”
      不知邦德什么时候才能做到vesper说的get over。时间让你意识到,过去是可以忘记的,有第一个开始vesper,就会与带来终结的vesper,喜欢上是太轻易的事,连邦德都会被vesper偶尔略带讽刺的笑意和微斜的眼神所吸引,那么换做别人,喜欢上另外的人有什么难的呢?
       你会因为曾经吃饭噎到从而不吃饭决定饿死么?你会因为做恶梦吓醒从而不睡觉么?
       邦德是因为还没有get over,不知怎么翻译这个词才够好,他没敢跑出来,所以一个都不会爱,我们又不是电影里的人,自然要踏实的过日子,因为时间,会让过去可以被忘记。

我看过所有的007系列电影,然而它们都不曾像这一部,如此的戳中我的心。
因为,它有着最好的邦女郎。
全世界,所有人,唯一的——让邦德爱上了她的邦女郎。

那时,007还不是那个威震天下的风流绅士,他才刚刚完成两次任务,刚被升为00级,他会犯错,会愤怒,杀完人的时候会紧张,却装作满不在乎。
他就像姜文电影里野蛮生长的熊孩子,骄傲而又顽强地试图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而这一次,他的任务是去赢得一场赌局。

然后他们相遇了。
我记得她说的第一句话,那是在火车上,她放下包,从容地坐下,说:

I’m the money。
——我是那笔钱。

彼时的她,是财政部的会计,前来看管政府的钱。那是一场精彩的唇枪舌剑,明喻暗喻,闪亮动人。
于是我记住了那个名字:Vesper,意思是薄暮。后来它总让我想起另一个同样美丽的名字:紫霞。而她们的结局,竟也那么相似。

然后是惊心动魄的冒险。她为他第一次杀人,他为她第一次犯错。丹尼尔.克雷格演活了那个野蛮生长的零零七,粗暴地搏斗,蛮横地开枪,目中无人,所到之处一切都被摧毁,那是一个荷尔蒙爆炸的007,他还不懂得收敛起他的锋芒,也不懂得游刃有余地在女人中周旋。那时的邦德,甚至只和有夫之妇发生关系,理由是那样比较简单。

记得两人在车上,邦德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Vesper反问:smart?
邦德回答:single。

然而,口里这样说的时候,脸却转了过去,竟不敢看着Vesper的眼。

这让我想起在舞会前一夜,邦德拿着晚礼服骄傲地走进来,说:我第一次见面时就目测了你的身材。言语中是带着挑衅般的的自信。
然而,当他回到自己房间,却发现自己的床上也放着定制的西装。
那一刻,我知道他们是同样的人,同样的聪明,同样的骄傲,也有着同样的孩子气。

所以后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他们历经患难,幸存,然后相爱,决定相守。邦德为她写了辞职信,甚至用她的名字作为账户的密码:一亿两千五百万美金,那时的他甚至不知道账号。
没什么比卸下盔甲更勇敢了,他说:无论我剩下什么,我都是你的。

那时的他,是最差的邦德,因为他还不够优雅,不够老练,不够波澜不惊。
但这却也是最好的邦德,因为他还是一个人类,还有爱。
他说:你知道,做我这样的工作久了,也没剩下多少灵魂可以拯救了,我要带着我仅存的一切离开。

本文由奥门威尼斯网址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时间可以让过去被忘记,这世上只得一个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