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体会,贰个短篇
分类:澳门在线威尼斯官方

1.

虫师

南面的山间每年到春天就会下起暴雨来,潮气笼罩住闭塞的小镇,村民除了上神庙外几乎闭门不出。

 
 
因虫而喜而怒而卑,却是人之喜怒哀乐爱恨离愁

少年从神庙中走出,坐在木阶上换雨鞋。

第一集 绿之座
(虫宴)
虫,是处于生死之间的东西,即是生物也是死物,徘徊于生死之间,那是比瞬间死之更为残酷的、难以想象的修罗道,渐渐的人的意识会被消磨掉
 
她是廉子奶奶,遇上了虫宴,喝了杯盏所盛之物,就可以到达虫的世界,成为一只虫,可是宴会中途被打断,廉子奶奶成为了介于人与虫之间的生物,一半在虫的世界,一半留在人间
廉子奶奶说:当那杯盏破碎成一半时,看着远去的另一个自己,那种悲伤与绝望。她身为半虫,不被孙子森罗所能看见,她一直默默在他身边守护,为了让孙子见到自己,他请求虫师银古将其变成完全的虫子,即使渐渐失去人的意识,亦要陪伴
有时候在想,这份守护真的让人动容

他恍然发现屋角外的那团蛛丝不见了。而早晨的时候,它们还粘稠地垂在那里。

第二集 脸之光
(黑暗瞳虫:使人不能见光,眼睛会痛,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
在眼睑里面还有一个眼睑,里面是外面的光绝对照不进去的地方,虫就生活在那里。
据说,人们有了光明之后,就忘记了闭上第二层眼睑的方法,从前很多人类因为注视他们太久,失去了眼球。第二层眼睑,是真正的黑暗,有着异样的光,那是活跃在我们脚底无数生命(虫)汇集而成的。
“从前很多人类因为注视他们太久,失去了眼球”,在想,是不是因为一个人注视黑暗太久,已经习惯,所以失去了看见光明的眼球。那是一种对于正义与黑暗的抉择,习惯,真的是借口吗?

他再向远处望,看见了斑斑驳驳的脚印。

第三集 柔软的角
(阿、呍:会吃掉寂静,而听见另一个世界的声音—野生动物才能听见的声音,听不见自身的声音)
有时候在想,这种虫子何尝不是人的心中所生,喜欢外界热闹的喧嚣,而放弃内心的宁静与寂静。所谓的嘈杂与安静,是一个人心中所选。如今的我们太过浮躁,忙于外交,而少来了内心的安静与思考,一个人的时光如此难得,安静的午后。

“宗介,雨伞。”

第四集 枕边小径
(虫子:可以将梦中所见到的东西转化为现实,而梦是从枕边出来的。枕头这个词汇源自魂居之处,人活着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要和枕头接触,有人认为那是人的魂魄所在的地方,所以那也就成了梦的巢,连接着梦和现实的通道)
金被这种小虫寄居,他所做的梦让他的家人死亡,让整个村子灭亡,他的无奈与自责。只剩他一个人在那空旷的村子,他害怕睡觉,害怕自己睡着之后自己的灵魂的消失,害怕他所梦之事的成真,那种对于自己所梦之物无法控制的无奈
曾经希望梦想成真,可是想到自己的梦真的可以自己控制吗,当恶梦成真之后该怎么办呢?

神庙里的老婆婆赤着脚走出来,将伞替少年撑开。

第五集 旅行的沼泽
(水虫:被寄生的人离不开水,不停喝水,会变透明,最后变成液体)
沼泽不停地旅行,奔向大海,即使到达大海之后,沼泽就会死亡,就会消失,就会融入大海不分彼此
那个不断追寻的梦,才是最重要的吧

他一直觉得宗介是虔诚的孩子,他和村里的大人一样,无论天气如何,每天都来神庙作膜拜上香。

第六集 吸露之群
(这种虫子的生命只有一天,一天过完会死可是第二天又会复活重生)
在一个岛上,有人专门把这种虫子寄生到人身上,一天之中从少女转变为垂死老人,可是第二天又恢复原样,一天一天重复,这些人被当作活神仙,河吉屋就是其中一个
当虫师银古把虫子引出来之后,河吉屋迷茫了,她说:
“作为活神仙的时候,开始衰弱着,睡着度过每一天,却总觉得生活很充实,明明只是闭着眼,现在却觉得很害怕,即使醒来也只是继续做着昨天的现实而已,面对眼前虚无缥缈的时间流束手无策。每一天,每一刻,对我来说都是新的一天,没有烦恼,没有忧虑,心里总是很充实”。
面对虚无缥缈的时间与未来,是会害怕,可是就可以逃避吗?

这是对村子长久以来的信仰的尊敬。同时她又不喜欢宗介家收养的那个女孩,从未看见她和宗介一起来神庙。也可能是由于外来的缘故。

第七集 雨后的彩虹
(虹蛇:汇聚成为很美很美的彩虹。它们不断漂流,漂流的虫就跟台风一样,没有发生的理由也没有目的,只是为了漂流而产生,不受任何事物的影响,只会产生影响然后离开)
虹郞:因为他的父亲执迷于追寻彩虹所以为其取名为虹郞,可是因此虹郞受尽嘲笑。虹郞的父亲、哥哥都是筑桥高手,可是虹郞却没有这种能力,所以他在村里无立足之地,开始逃离,走上了追寻彩虹的道路。
虫师银古对虹郞说:“你不过过时为了掩饰自己,只是用追寻彩虹来自虐吧。’“似乎是的,虹郞不愿面对那个不善于筑桥的自己开始逃避,开始逃离村民,他不愿面对,他只是借追寻彩虹来寻求一种我在努力我不是无用之人的安慰,可是这样有用吗?
后来,世界上出现了一种桥—漂流桥:河水一泛滥,桥就会自己分解开,随着水流的地方流动,等水过后又会恢复原样。这是虹郞借虹蛇的漂流所建。
世上或许没有完美的人或事,逃避没有用吧,所以试着面对吧。

排外情绪使得婆婆对那女孩心生反感。

第八集 来自海境
(雾虫:如蛇一样,在水底,造雾,迷失方向)
四郎与他的妻子在海中走散,四郎被潮水卷回海岸,而没有妻子。三年了,四郎一直等候在海岸,等待着海水带回妻子的遗物,带回妻子。
虫师银古说:“在那雾中,只有想回到陆地的人,才会看得见陆地而回来。“想着,其实很多事都是这样的,如果心已如死灰,谁也救不了你。而如果你心存期望,会有机会,一片迷茫之中你会看到方向的。

“路上小心。”

第九集 沉重的果实
(沉重的果实:只要埋在土里能使周围获得一年的丰收,不过作为代价一个生命将被带走)
如果牺牲一个人可以救更多的人,你会救吗?可是那个被牺牲的人怎么办,他是无辜的呀,他凭什么要为更多的人负责,凭什么?
而且一直依赖于沉重的果实而实现丰收,而自己不努力,这样真的可以吗,这样的牺牲有意义吗?

宗介挥动手臂大幅婆婆,举着伞冲进暴雨中。

第十集 牺砚之白
(噬云:和积雨云的形状很像,吸收空气里的水和冰形成雾或雹降下来。这种虫不会移动,必须依靠风的传播,在没有云的季节会萎缩,掉到地表冰冻自身进入假死状态,变成石头一样的额状态)

2.

第十一集 沉睡之山
(葎:是一种宛如山的神经的虫,他们的意识游走于草木之中,将其寄生在体内,即使睡着也能感受到山的变化)
山神

推开木头房门,宗介把伞搁在门口的木阶旁。

第十二集 眇之鱼
(常暗:夜里一个人走路,有时候会突然发现,刚刚还一直照亮着路的月光和星星突然消失,无法辨别方向,虽然这也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事,但是如果这时连自己的名字和过去都想不来了的话,那就是常暗来到身边了。据说只有想起的人才能逃脱,如果无论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能给自己随便起个名字就好了)
银蛊:栖息在常暗最深处的没有眼睛的鱼,银蛊射发的光芒,会将生物变成常暗。那些鱼,全身白,只有一只绿色的眼,可是当另一只眼被吞噬之后,它就会消失。
缝的家人和村民都被银蛊所吞噬离开人世,可是缝一直不愿意相信,一直在寻找,最后她也选择了被吞噬,来到无尽的黑暗之处。寄木曾经问过缝,为什么要放过这些罪恶的银蛊,缝说:
“不要被恐惧和愤怒迷住双眼,所有生物只是依靠其存在方式而存在的”
想到生物界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很无奈可是无力改变

他的衣服湿了,混杂有腥味的雨水顺延衣摆滑下小腿。

第十三集 一夜桥
(伪蓄:生活在谷底,可是它们需要更多阳光,所以会寄生在生物体内而逃离谷底,而这些生物都是从桥上掉下谷底而死的尸体。被寄生的生物似乎是活的,可是只是一具空壳,等到伪蓄积蓄了足够的阳光,就会从寄生者身上离开,而被寄生者就会回归最初的状态,也就是死亡)
花和善是一对真心相爱之人,可是族人为了得到保护将花送给别人,花并不愿意,所以他们想起了私奔逃离,可是在那座吊桥上,花的迟疑让她掉下了桥,其实已经死了,可是被伪蓄寄生之后回来了,可是目光呆滞常常坐在阳光下发呆,持续了三年。
之后伪蓄离开了,花没有了呼吸,而大量的伪蓄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座桥,原先的桥被砍所以只能通过伪蓄所形成的桥离开,这座桥只能往前走一旦返回便会掉下去。善最终还是走不下去返回了,因为他说:
“这里面的一条是花,踩着她,我做不到”
所以善也掉到了谷底,成为了伪蓄的下一个寄生物,没有了灵魂,只是一具行死走肉

母亲坐在屋里笑着迎他,“回来啦。”

第十四集 笼之中
(寄居竹:一种白色的虫子)
有这样的一个故事,在一片竹林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妇,两人单单没有孩子,那女人是一个喜欢跟草木说话的人,有一天她说自己怀孕了,她的丈夫和奇怪跟踪她,发现她忘我地抱着一株白色的竹子。之后这个女人生出了一个笋,拨开笋,孩子—节就在里面。

家里来了客人,母亲起身介绍。

这个孩子其实是寄居竹的子株,是人和虫的孩子
那个男人后来跑了,留下那个女人和孩子节。或许是怕她孤单,所以村外的孩子喜助来到了竹林陪她,可是很神奇地再也出不去了。喜助一直很想回到故乡,当节知道只要把寄居竹砍了喜助就可以离开,为了满足喜助的愿望,节砍掉了自己的主体—那株白色的寄居竹。
喜助回到了一直想要回到的村子,可是村民因为他带着自己的女儿—同样是寄居竹的子株被嫌弃,被排挤,喜助还是回到了竹林和节一起。可是因为主体白色竹子的死亡,节和女儿陆续死了,因为她们是寄居竹的孩子,依赖于寄居竹而生存
可是最后当白色竹子又出现的时候,喜助听到了自己妻子和女儿的坟墓里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这是刚来的银古先生,途经这里,遇上暴雨了,在我们这儿借宿。”

第十五集 虚幻之春
(空吹:想花朵一样的虫,栖息在树上,它会放出特殊的想起,会促进冬眠中的动物和植物的活动,然后吸食被引诱出来的动物的精气,被吸走精气之后,就会一直沉睡到春天)
外面是茫茫白雪,里面是春暖花开

宗介“哦”了一声,就径直进屋准备换洗湿掉的衣服。

第十六集 晓之蛇
(影魂:吞噬记忆的虫,身体呈半透明的黑色幕状,喜欢潜藏在古树下,装作是阴影,等有人或动物在树下休息的时候,一旦睡着,它就会躲入人脑中,宿主就会变得无法睡眠,而且开始慢慢丧失记忆。等吞噬了宿主一定量的记忆之后,就会在体内分裂,分身就会趁着宿主打盹的时候跑到外面,然后继续潜伏在树荫下,如此繁衍不息。
有些东西影魄不会吞噬,那就是你每天都会做、会看到、会想的事,也许影魄是为了保障宿主的生命,所以不会吞噬宿主涉及日常生活的记忆吧。
一旦影魄进入人脑之中就无法对付他们了,能做的就是多存储记忆,不断回想自己不愿意忘记的事情)
小夜被影魄寄生,开始慢慢丧失记忆,可是一直忘不了外出的丈夫,那一次小夜和儿子加持开始外出寻找,却发现自己的丈夫已经和别的女人组建了一个家庭。小夜的奔溃,在路上睡着了,醒来之后关于丈夫的记忆就没了。
想着,很多时候如果真的可以忘记该有多好,那些不美好的记忆,真的不愿在回想,忘了是一种解脱吧

当他转过身来关门的时候,看见银古看着自己,神色严峻而且平静。

第十七集 虚穴取茧
(虚:一种虫,生活在玉茧之中,玉茧是由两个蛹一起做的大茧,有两股丝,当把两股丝拆开分成两个茧,虚就会趁机跑出来,把它捉住放回一个茧之中,虚就只能在两个茧之间游走。之后只要在一个茧中放信,虚就会把这个茧里面的信息带到另一个茧中)
在想,如果自己的身上带着一个茧,另一个自己想念的人带着另一个茧,那么就算相隔万里,也可以任意通信呢,神奇

”这孩子,这么没礼貌……“母亲在一边半是抱怨,半是道歉。

可是虚也很恐怖,他们可以任意地制造虚空,可以将人带入虚穴之中,人在虚穴之内会一直迷失,走不出来,丧失了记忆,迷失了心智

”见了生人嘛。“银古吸了一口烟,袅袅的白烟升起,化解在周围的潮湿中。

第十八集 报山之衣
(产土:泥状的虫,在地表会化成烟的形状)

”先生大约停留几天呢?“

第十九集 无边之丝
(天边草:栖息在高空的一种虫,像长了尾巴的气球,靠空气中微小的发光的虫过活,而且一到夜晚,看起来就像蛇行的星星,被称作“迷途之星”,偶尔当高空食物不够的时候,就会把自己手如钓丝一般伸到地面来,一旦有动物触碰到,就会被卷入高空中,会被吞噬)
阿吹是清治朗少爷家的一个仆人,清治朗少爷喜欢阿吹。一次阿吹看到了天边草悬挂下来的丝被卷入高空,因为无法吞噬后来被扔了下来,可是变成了用人眼无法看见的状态,透明。
经由虫师银古的治疗,阿吹可以被重新看到,可是虫依旧存在,阿吹的治疗,不仅需要药,还需要她自己有想当人的想法。
可是后来阿吹身体越来越轻,浮在空中,后来直接变透明消失了。银古这样对清治朗少爷说:“身边的人都不认同她,而且连你都否定了阿吹,所以她无法保持人的状态。如果不想她消失,就接受她吧”
“既看不见又摸不到,如何接受?”
后来,清治朗一个人举办了婚礼,总是跟不存在的所谓妻子说话,以致村里人都远离他,一个人建了一座小屋。后来,后来,阿吹回来了,可以被看见。
想到银古所说,只有当阿吹自己有想当人的想法才可以被看见,那种想法是别人给的,是所爱之人给的,可是当别人都否定了,又谈何存在呢?或许,一个人存在都需要有人给意义吧。

银古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最多三、四天吧,等这场暴雨过去。“

第二十集 笔之海
可以将听到的故事以这种方式记录下来,觉得神奇,好方便呀

”能冒昧问一下,您是旅行者吗?“

第二十一集 绵胞子
(绵吐:像绿色的棉絮一样漂浮在空中,进入孕妇的体内然后将卵寄生在胎儿中。婴儿出生时像淤泥状,会用最快的方式逃到地板下面或屋顶上,过一年之后,用把婴儿状态的【人茸】送到孩子亲人那,虽然【人茸】和普通婴儿没什么区别,可是原本的婴儿已经死了,现存的只是披着孩子皮的虫。
【人茸】的身体与虫的本体是以丝一般的东西项链的,它们是用来向虫的本体输送养分的,只不过是虫的一部分,当孩子完成职责后就会坏死,而且在临死之前就会吐出大量的种子,不断繁衍)
亚纪的孩子被绵吐所吃,可是就算只是空壳的【人茸】,她依旧疼爱,心疼

”嗯,我是虫师。“

第二十二集 海中龙宫
(那块岩石下面被称作“龙宫”的海渊,在哪里,死去的人会以完全相同的姿态重生。那种虫是能造成生物回归胚胎形态作用的虫,吞噬生物“生存时间”的虫)
在那个小岛,一切人都可以重生,能够挽回失去的爱人的岛,只要期望就能永远没有别离的岛。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有人说:如果生存过的记忆会被抹掉重新再来的话,还不如死了
所以呢,如果有重生的机会,我会选择重新来一次吗,你呢?

”虫师?“

第二十三集 锈蚀之声
(野锈:通常附着在生物的尸骸上,以对其分解无害的东西。可是之后没有食物也会附着在活着的生物体内)
茂:被附着,一旦发出声音,身边的人身上就会生锈,身体便沉重不灵活
 
其实茂知道真相之后一直在赎罪,一直没有说过话,可是依旧得不到理解,那些村民都在责难,责备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虫,有人看得见它而有人看不见。我就以研究这些虫为生。“

第二十四集 篝野行
(阴火:在雨天和寒冷的时候出现,会慢慢夺走以为是火而接近人的体温,暖和的日子则隐身于罐子里或是树洞这类狭小的地方潜伏起来
火种:一种靠吸收人的热量而存活的虫
阴火是火种存在的形式)

”这样啊。“

第二十五集 眼福眼祸
(眼福:成为梦幻之虫,可以看见人的过去与未来)
周:一个拥有眼福的人,可以看见身边的人的过去和未来,不久之后每个人都来询问,她说过:
“不久之后我的眼睛就成了工具,所谓的朋友也不见了“
觉得很可悲
可是就算周能看见别人的未来,可是无力改变,而且她无法看见自己的未来。她不喜欢这双眼睛,所以决定将其埋起来
“你不怕黑暗吗?“
“虽然什么都能看见,但却什么都无法改变。虽然咋黑暗中,但却能自由地生活。你认为是哪一种得天独厚呢?
我认为在黑暗中回忆着光明去生活也并非是什么不好的事“
怎么说呢,人们都想知道自己的未来,可是就算看见了又怎么样呢,拥有这种能力的周最后依旧选择放弃了这种功能宁愿黑暗,这是不是暗示着什么?

宗介走到大门口,将伞冲着门口的石板路甩几下,然后拿进了屋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3.

晚上,银古听见有人敲客室的门。开门后,看见宗介毕恭毕敬地坐在门口。

”虫师先生,请您医治我的妹妹,她病了。“

4.

千花并不是宗介嫡亲的妹妹。

她六岁的时候来到这个村庄,似乎是流浪而来的。

她赤着脚,衣摆上沾满泥水,头发也油腻腻的。然而这个村子几乎不与外界往来。

一个男孩子看见她便从树上跳下来。

”你不是这个村的吧。“

千花当时还能听得见他讲话,点头回应。

”你叫什么?“

”千花。“

”我是宗介。你现在有地方住吗?“

千花为难地摇头。

”那我回去问问我妈,看她肯不肯收留你。“

千花就这样来到了这个家,算到现在已有七年了。

她很能干,会在衣服上绣好看的图案。

长大一些后,还帮忙打水和做饭。

本文由奥门威尼斯网址发布于澳门在线威尼斯官方,转载请注明出处:分集体会,贰个短篇

上一篇:标题是苍白的,当科普故事来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