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蛇蝎与神,那你就错了
分类:奥门威尼斯网址

这句话是飞鸟和不动最后以人类形态相见的时候,不动质问飞鸟为何要背叛人类,不动说,你不也是人类吗?飞鸟说,这你就错了,明。 没有漫画基础,也没看过之前的动画,新作最先吸引我的是汤浅监督和网飞制作,之后了解到原作是EVA和BERSERK的启蒙,我也虔心拜读。开始还可算是日常剧情,关于明如何适应身体,田径社里的暗流,小镇青年的闲时rap都十分可爱,加上细致明快的画风(插一句,这个画风真干净,没有阴影,线条也利落,颜色更是对比强烈),都让人想说啊,汤浅厉害。后面的故事基本是可以预测的走向,除了飞鸟的身份这一层。飞鸟一开始的目的就很模糊,为什么想方设法要让阿蒙附身到不动身上?不会是为了结局的时候保护作为人类的不动吧?或者他只是照着未觉醒的撒旦的意愿实行了恶魔复活计划。此外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不动的“意志力”强大到能抑制住阿蒙?因为对美树的感情这是最后不动自己说的(我看到这真的很想翻白眼)。后面事情变得不可控制,也就是所谓“人性”啦,“残忍”啦。这些画面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牧村的父母和弟弟的结局。虽然弟弟平时就有些调皮过头,但果然妈妈还是无法放弃儿子。至于她带儿子去听讲经以及让儿子忍住欲望之类,我不能身临其境地体会母亲的感受(所以在我看来这就是用生命在树flag)。但是,诺埃尔的刻画就很容易共情了,在帐篷前面数次举起手枪又放下,哭得涕泗横流,又在别人攻击儿子之前挡了一下。这是“真实”,真实的父母之爱,真实的欲望,真实的杀戮,没有不动的真实场合。 剩下的少年一代的结局我都想快进。美树,符号化的圣母,从开头就集无数优点于一身(但是孤身跑到只有奇怪摄影师的摄影棚还要求洗澡这不是羊入虎口?),甚至有些少女偶像的感觉。就算到了世界翻天覆地的时候,她仍然相信着那些真善美(其实我这么说不是褒义),那一大段真情洗白对我来说比电影院放电影之前插播的五位一体中国梦还要尴尬,以及后面部分人被真情唤醒排队抱抱也是差点快进,所以当不动一开始展露对美树的好感的时候,我就把全部观看重点移到飞鸟身上了。美子倒是比较真实,嫉妒啊报复啊顺理成章,和茧太一起是为数不多的真正的希望青年。在花坛旁边的两次相遇,真是最可爱的情节了。幸田天才高中生,倒戈加入了恶魔,这算作背叛吗?不知道,但是能续命的选项才是最佳选项这也是很实际的选择。rapper青年的笔墨还不少,除了贡献出不错的rap之外,还有一丝真情。最为大家称作“黑暗”“人性”“疯狂”的断肢起舞场景,宗教意味前因后果暂且不提,就画面冲击力来说,是足以提纲挈领展现人类变化的一幕。 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结局就是这么个结局。说实话对于剧情我是有几分失望。所谓黑深残始祖什么直指人性就是这样?这不就是不染尘世烟火的圣母自我牺牲的故事?美树如果是真的圣母,就是具有神性的角色,那也可以理解,但是她是人类啊,怎么能这么白如纸(白到透明),让我产生了失真感。不动,作为美树的追随者(实质上就是这样吧),也是那“为别人流泪”的“强大意志力”和现实发生了刚性碰撞,所以他选择了和美树一起死。他都亲眼见过安息日,了解(部分)恶魔的故事,在世界动荡初期已经见过人类的行为,还能保持这样的希望真是可歌可泣。在那样的末日场景,“不拿枪就无法保护自己”非得用十几条人命才能理解?面对挥舞残肢的人类,爆发怒火的不动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不动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和恶魔战斗的?人类的本质还没让他失望还是他要代表所有真善美战斗?说到底,他心里也只有一个美树吧。 作为1972年的作品,和后面被他启发的作品比起来确实没有优势,后面的发展和改编都是更复杂,更纠结的故事。我对剑风的故事更感兴趣,大概是因为它的主题中有一个是理想,就算没有蚀之刻,到格里菲斯被救出的黄金时代故事也是充满讽刺鲜血和失望的,这些并没有归咎于魔幻背景。后来的格斯出发点也不算宏大,只是在保护卡斯嘉和向费蒙特复仇中摇摆,他也不是尽善尽美的英雄,面对牺牲也没有全都救下的能力。这一点点舍弃和坚定才和使徒横行的背景形成对比。EVA呢,我看的是关于“逃避”的故事。突然降到肩上的责任谁都会想逃吧,尤其是当明日香精神污染,凌波手插核弹,薰君鲜血染红13号机的时候,真嗣是怎么面对的——或者说根本没有选择,就那么勉强前行。这儿倒没有多少人性黑暗,我只看到一片迷茫。后两个故事的背景虽然魔幻,但是剧情走向基本还是靠人为推动,所以体现什么“人性”(这个词还真是暧昧)也比本作神仙打架的展开要轻松细腻一些吧。

原文载于我的公众号:重力社GRavity
多图预警
本文涉及剧透,未观看作品前请谨慎阅读

所以啊,这星还是打给漂亮的画风和流畅的rap,还有飞鸟流利的英语好了。

对了,最近刚刚补完伊藤计划三部曲,恰巧村濑步也是《尸者帝国》的主役之一。虽然三部曲是年代较近的作品而且还有点中二,但是对于人物立场的选择没有那么理所应当的伟光正。 我现在也支持飞鸟原本的想法————爱是不存在的。为别人流泪就算是爱算是人生的幸福了恕我不能理解,恐怕只有牧村妈妈(如果是心甘情愿)投食儿子才有一点点爱的感觉吧。如果这一版结尾真的是靠爱拯救世界了那我也无话可说,就忽略我这种反社会观众的噪音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righ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972年,27岁的漫画家永井豪带着他的新作品由《少年JUMP》转投《周刊少年Magazine》。
 这部漫画就是后来影响深远,为后来者开辟了从未有过之路的《恶魔人》。

图片 1

(《恶魔人》首次刊载,画风在现在看来反倒有些喜感)

      而在时隔整整45年之后,在Netflix和鬼才动画导演汤浅政明的牵头之下,这部传奇作品被改编成全新的OVA动画,也就是今天要说的《恶魔人Crybaby》(以下简称Crybaby)。
      这部新版《恶魔人》由汤浅政明亲自指导,此公导演的作品向来都辨识度极高,以鲜艳的画面色彩、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人物线条,以及精妙的分镜和脑洞的故事闻名于业界。极具个人风格的作画特色以及重新设计的人物造型,让Crybaby第一眼的观感对比一般动画作品显得尤为特别,更不用说对比年代复古的原作了。
      但画风上的脱胎换骨并没有影响这部作品的本质,性和暴力在新世代的画面技术下得到了更加露骨的展现,裸露的肉体和泼不完的血浆几乎充斥着Crybaby的每一集。

图片 2

(汤浅政明就连泼橙汁也能泼出自己的特色)

      不得不说像恶魔人这样的老酒装到汤浅政明这个别致的瓶子里,的确是焕发出了和老一辈恶魔人动画完全不一样的风采,几个原作中著名的镜头在他手下的分镜里变得极具张力。

图片 3

图片 4

(全篇最经典的镜头莫过于这个回眸)

      但只有风格独特的画面的话,Crybaby充其量就是一部能让人留下点印象的作品,任何的影视作品说到底都最终要靠优秀的故事取胜。
      在开播之前,我其实是有些担心近年来水平忽上忽下的大河内一楼(本剧的编剧),要怎么把一个上个世纪70年代创作的故事改编成让已经深谙各种情节套路的现代观众看得上眼的作品。
      其实要说老作品翻新这种事,在业界并不新鲜。比较成功的例子比如平野耕太的《Hellsing》OVA,还有庵野秀明的《EVA》新剧场版系列,前者以超高的漫画还原度吸引了大批粉丝,后者虽然褒贬不一,但也以不同于原作的故事(以及极长的制作周期)为卖点,可以看出在保证基本设定差异不大的情况下,老作品翻新只要稍微拿捏一下力道,就能打一副好牌。
      当然也不是没有失败的例子,比如14年上映的CG电影《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就属于大刀阔斧开拓新载体然后用力过猛的典型。

      所以“改编”这个事情,就像是老武侠里的内功,少一分是不够火候,多了却又走火入魔。

      但好在汤浅政明是业界鬼才,和老江湖大河内一楼两个人商讨下的新剧本不仅更加符合现代化的背景,也突破了原作的一些瓶颈和因年代而产生的水土不服。
      原作的故事其实十分简单,讲述了普通高中生少年不动明获得了“恶魔之力”之后变身为“恶魔人”,与好友飞鸟了联手对抗远古地球生物“恶魔族”。
      在这个故事框架,以及原作仅仅只有5卷的篇幅下(这5卷内容涵盖了不动明从变身为恶魔人到敌对双方毁灭世界的大战,类似情节的后辈《寄生兽》光一个城市的故事就画了10卷),在所有配角,包括女主角的刻画上面,永井豪可以说是都是一笔带过。
      虽然以现代审美的目光去评判那个年代的作品并不公平,但我仍旧觉得这是原作一个比较大的缺陷。
      而Crybaby则不同,在保证原来的两位男主角的戏份下,女主角牧村美树的存在感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她从原作中大大咧咧有些轻佻的形象在本作中彻底转变为了一个沉稳冷静又坚强善良的果敢少女。

图片 5

      在影片之中,她是一个不善于拒绝别人,处处都把别人往好的一面想的人,就算面对青梅竹马不动明有些粗鲁的提醒,也会斥责他的无礼。

图片 6

     当不动明获得恶魔之力,日渐变得与原来不同的时候,她虽然察觉到了端倪,却始终相信着暗中保护着自己的明。
      而在恶魔的存在被曝光,自己的家人因此而死,不动明的真实身份也被揭露因而与全世界为敌时,她依然选择张开双手拥抱了那个曾经挡在自己身前,以及为了自己的家人嚎啕大哭的男孩。

图片 7

      在不动明深陷所有人的误解时,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了他在网络上向全世界的恶意发声。
      因为她相信他。

     动画有一段不动明在身份曝光后,为了救助被陷害为恶魔的无辜人类,而挡在同为人类的那些施暴者面前的剧情。伴随着美树在家中打下自己为明写下的话语旁白,在场的施暴者中,一个孩子最先走出人群,拥抱了站在原地,流着泪没有反抗的那个恶魔,而紧接着之后拥抱了不动明的人,也是一群孩子。
     儿童是这部动画中纯真的代名词。纯真,意味着单纯和善良,同时也意味着会被他人所利用,会被周围的错误所引导。但牧村美树这个角色,则可以说是终极的,不被污染的纯真。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成为了不动明作为“人”最后的底线。
     不动明曾对自己说过“我是恶魔人,我绝不会杀人”。但当他面对美树的惨死,他悲伤地高喊着:“你们才是恶魔”,杀死了在场的所有的凶手,但不动明和这些施予暴行的人类,究竟谁才是恶魔?

本文由奥门威尼斯网址发布于奥门威尼斯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哭泣的蛇蝎与神,那你就错了

上一篇:是脱胎换骨还是随岁月成长 下一篇:吹爆小英雄,已经没事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